殺手惠就是我娘親葉女士,關於她為什麼叫殺手惠的故事,其實是因為她在公司身兼採購、會計、總管等大小要務,因為廠商都非常愛拖欠貨款,動輒拖上半年,1年,悲壯一點還會拖上2年;所以每到請款時分,她就必須發揮她從前文藝青年的文筆,日日寫催款單,電話、傳真、msn、e-mail...轟炸,用這樣不達目的絕不放棄的堅毅態度,打破廠商頑強的堡壘,讓他們公司在眾多供應商中總是可以最快請款成功,所以業界(或她自封)為殺手惠,但其實她長得一點也不可怕,甚至年輕時也是迷倒眾生人稱黑玫瑰(因為膚色較黑)的美人胚。

 

葉女士應該是我們家中最有上進心的人,她在結婚前兩年因為要照顧我生病的外公無法兼顧學業,所以和當時非常難考的大學僅以幾分的微小落差,失之交臂,讓她無法如願進入夢寐以前大學生活。也因此抱著遺憾的她,在我成長過程中總是非常努力進修,有什麼新鮮事也一馬當先地跑去學。記得我國小時電腦剛流行,還是需要超大開機磁碟片的年代;葉女士就是我們家第一個學電腦的人,而且還用excel畫表格、算公式,學得津津有味,然後學回來就在家自己教我和妹妹,也要我們學著用文書軟體做一些課表,成績單之類的。

 

然後為了我和妹妹的教育,家裡的童書也是一本接一本的買,童書在我小時候那個年紀是非常昂貴的,尤其是那種打開會變成立體,還有互動學習的酷炫有聲書,一套都要幾萬元,對當時還租屋,剛出外打拼的小夫妻而言確實是天價,但葉女士就是有這個本領,為了孩子的教育,她可以從不會開車的鄉下女孩,化身成開車全台跑透透的王牌直銷業務員;現在直銷對大家來說可能一點也不陌生,但在葉女士年輕的時期,直銷是剛從國外流行進台灣的新玩意,做得拼命點是可以領到高額獎金,而且還能夠去歐美玩的那種,所以我小時候,雖然家庭環境和大家一般的平凡,但家裡卻比較常有一些米國來的新玩意,例如烤麵包機,就是葉女士達到業績的獎品,那個烤麵包機的香味可是伴著我們的童年長大的。我記得長大後曾問葉女士,她以前怎麼那麼勇敢,一個女孩子開著車全台走跳,還敢在一群年紀比他大上許多的大哥、大姐面前侃侃而談,厚臉皮不怕被拒絕,也不怕哪兒路途遙遠會迷路,葉女士回答我“為了錢沒辦法阿”因為我爹那時覺得生活都不容易了,還買那麼貴的書實在很不可理解也沒這樣的預算,為了我們的教育(或葉女士自己也很想看?)她就自己賺錢來買,這樣我爹就沒話說了。那些童書是我們小時候很美妙的回憶,不過後來都送給親戚朋友,不知道現在流落何方。

 

葉女士從我小時候到現在的職業也是非常驚人的涵蓋廣泛,不愧是我們家最上進的女子。我們小時候她為了要陪我們長大,就去學編織和一大堆手工藝,在家裡當家政老師教學,有時候也會去外地授課,在我容量不大的記憶空間裡,還能搜出小時候陪葉女士一起搭車去台北教學生的印象。那時我們家就像一個大人+小孩的才藝安親班,放學回家時有很多阿姨會在那邊學織毛衣、做麵包花、紙粘土,也會帶自己的小孩來,然後寒、暑假期間,葉女士也會抓緊時機開兒童班,所以在我的印象了,從幼稚園到國小快畢業,每天回家家裡都超多人的;等到我上國中,葉女士不用在家帶小孩了,她也跑去進修,原本一直都是文藝青年的她跑去學理工科,那時還在家畫電路板圖,焊點之類的,讀起書來比要高中聯考的我還認真,家裡不時會有他們同學一起鑽研功課的身影,造成當時我極大的壓力,不僅這樣,我高中要考大學聯考時,葉女士又跑去進修,這次去學企管類的SOP和品質管理課程,這樣也就算了,她還去考到X光執照,聽說有這個執照就可以去幫人家照X光,簡直要逼死我了,各位想想看,升學考試壓力本來就夠大了,又有一個年紀大你超多的人在你身邊孜孜不倦學習,壓力不大才怪阿...

 

好不容易考上大學後,我終於不用再跟葉女士一起讀書了,她又跑去現在的公司當會計、採購、總務,這一整個也太跳tone,而且我還聽葉女士說他在結婚前曾經在診所當過護士,是在鄉下地方的婦產科,所以總歸葉女士開始工作近三十年的生涯中,做過護士、家政老師、王牌直銷員、科技業助理工程師、品管、會計、倉管、總務、採購,其中的職業有很多還幾乎完全不相干,寫到這我都頭昏了,也不得不深深佩服葉女士驚人的學習動力。

 

待續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ityfather 的頭像
cityfather

凱特的生活記事本

cityfa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