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次住的病房有加價,房間比上次10樓大,但差最多的還是陪睡床,上次就是折疊的行軍床,這次是像大沙發一樣,賣口說比之前的好睡,雖然他在上面的時間也不多。

大概2點到病房後,護士就來量血壓以及做一些檢查。我一直覺得吊點滴的地方好痛,後面打無痛埋針的地方也很痠痛,而且吊點滴會一直想上廁所,產後上廁所又要用煮沸過的溫開水加碘酒消毒,非常麻煩。所以護士再次巡房時,我就問她還有多少點滴要打,他說這是第二袋,之後還有自己加購的營養針等兩瓶,她看我好像精神不錯,就說營養針那些要幫我退掉不要打了嗎?我說好啊!(內心想著,把另外兩瓶打完就會像第一胎一樣,狂上廁所,根本沒時間休息)

沒多久嬰兒室打電話來,問我是否要母嬰同室,上次有24H母嬰,覺得好像應該跟哥哥一樣,所以就回說好。也請護理站的人幫我把無痛埋針拆掉,護士說拆完會痠痛一陣子,可以熱敷會比較好。之後點滴打完,也拆除了,沒了點滴和無痛的管子,輕鬆不少,只是打點滴的地方整個腫起來,還黑青,護士用冰涼的紅藥水幫我敷了一小時,就比較消腫了。

第二胎的宮縮痛真不是蓋的,跟陣痛開三指時差不多,也有可能是因為這次沒有媽媽幫我死命按摩。賣口幫我按,只要痛我就會罵他,所以他也不敢太用力,於是痛了整整快一週。在醫院時,雖然FiFi睡覺,我也很累,但一波又一波的宮縮痛,讓我痛到整個人縮在床上,只能聽著蔡賣口愉悅的打呼聲,以及羨慕FiFi睡那麼熟。雖然跟護加了止痛藥給我,但功效仍有限,真的超級痛。我上網看,第一胎子宮恢復時,是持續漸進的,但第二胎子宮恢復時,就像宮縮一樣,是一陣一陣猛烈的。果真猛烈。

這次住院的感想是:

※第二胎宮縮痛真的有痛,第一天要勤加按摩。

※宏其可以定時去嬰兒室餵奶,時間是9.13.17.21.1.5。母奶不夠的話(剛生產幾乎都不夠小孩喝)他們會補餵配方,產婦也比較不會累,可以多多休息。這次母嬰同室一天半後,我們就把FiFi推去嬰兒室了。因為真的太累,很需要好好睡覺,畢竟回家後不愁沒時間跟小孩相處。在醫院能休息就多休息。

※第一胎沒餵過母奶的媽媽,我還是覺得先24H母嬰同室,等寶寶和妳都比較知道吸奶的姿勢後,再把小孩推去嬰兒室比較好。因為這次去餵奶,就看到好幾個新手媽媽,一直在喬姿勢,小孩餓的一直哭,媽媽壓力也很大,護士也要去忙嬰兒室的其他嬰兒,沒有那麼多時間可以一對一教學。

宏其會定時打電話提醒媽媽去餵奶。到五樓嬰兒室先按鈴,護士會開門讓媽媽進去(其他人不能進去喔)進去前先帶口罩和洗手消毒。裡面的以子中間有挖空,這樣才不會壓到傷口,還有餵奶的抱枕和腰枕可以用。這次餵奶發現,很多媽媽,掏奶都跟掏槍一樣,超豪邁的,果然上過產檯就是不一樣。

※這次我們住的應該是宏其最大的病房,空間很大,陪睡的人也睡得比較舒服,但電視是很古早的傳統電視(是的,第二胎送FiFi去嬰兒室後,爸媽還有時間偷閒可以看一下電視)

※宏其的月子餐還不錯吃,私心覺得比第一胎訂的好婆婆好吃很多。一天三餐1100元。

※宏其待產室的護士有些有點兇,但遇到的病房護士人都蠻好的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ityfather 的頭像
cityfather

凱特的生活記事本

cityfa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