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二早上把Eric帶去公司給阿公、阿嬤,看小杰的門診號碼才在30多號(我是64號)所以先去吃午餐,才去宏其測宮縮,等門診,宮縮的曲線超平,在門診外等很久才輪到我們,小杰說宮縮曲線很平,沒有產兆,但內診後已經開兩指了,子宮頸也軟了,說我們在考慮看看要不要催生。他還開玩笑說是不是天氣太冷,所以今天好幾個產婦都過了預產期,小孩還沒要出來。

我很快就說要去催生,因為真的等太久了,小杰說那就去三樓辦手續吧~懷著緊張的心情,到三樓待產室櫃檯,護士要我們填一些資料,然後要我去灌腸,原本我其實不太想,但護士說這樣在生產時比較好,所以就拿著浣腸去廁所,好險我還沒開始陣痛,不然陣痛又肚子痛,應該很難過。

填好之後,到待產室9號(賣口一直嫌這間的電視遙控器壞掉)又內診一次,一樣是兩指。然後開始測宮縮,中間有一個看起來很“資深”的護士阿姨,來問我基本資料跟病史,因為這時我根本沒有痛感,所以雖然問卷長又長,還是很平順的作答完成(待產時有些產婦已經在陣痛,就要一邊陣痛一邊回答,時不時會因為痛而停下來,很可憐)因為上一胎沒有打到無痛,所以在填資料時,我就一直跟資深的護士阿姨說我要打無痛,但她一直含糊其詞,一下說經產婦可能很快就生了,這樣浪費錢啊,然後我問她說那要開幾指可以打,她就說你們再考慮看看,一次要六千塊耶!總之就是一直不肯正面回答,讓我們一頭霧水,賣口還開玩笑說,是他剛剛有塞錢給阿姨啦!

測完宮縮,另一個比較年輕的護士就來幫我抽血、打點滴和塞催生藥劑,剛剛被內診兩次,第三次真的很難承受,她一直說你要放輕鬆,但我實在無法放輕鬆,後來她就說:妳這樣乾脆打無痛好了,不然每次內診都會很困難。我們就馬上問:現在可以打無痛嗎?護士說可以啊!請先生去填資料和結帳,等等我請麻醉師來幫妳打。

這次不像上次生Eric時一切發生得太快,所以每個時刻景象都非常清晰,在等賣口的同時,麻醉師也準備好了,她要我翻成側身,然後因為意識太清楚,也沒痛感,因此我非常緊張,麻醉師說現在只是擦酒精而已,妳不要縮,埋針時,好痠痛啊!宏其的無痛是埋好針後,有一個可以注射藥劑的接頭,麻醉師就從這裡打麻藥進去,第一次打時,我的兩隻腳一直抖,因為很緊繃,所以藥有點打不進去,麻醉師一直說放輕鬆,妳這樣藥打不進去~打完問我腳有沒有麻麻熱熱的感覺,我說沒有耶,然後他又橋了一下針頭的位置,才順利打進去。

接下來就是漫長的等待過程,我們從下午四點多辦入院,進到待產室,五點左右打好無痛,就躺在床上看電視。媽媽丟我Line說她幫Eric洗好澡了,吃好飯就要來醫院看我,還問我要吃什麼晚餐。我當下只想到麥當勞,很方便吃,而且坐月子期間可能不太能吃垃圾食物。我就說要吃麥香雞,但養身如我娘,已經很久沒吃速食了,還問我說麥香雞Costco有賣嗎?後來才知道原來我是要吃麥當勞。

等到我爸媽和Eric七點多來時,我已經吃了中午午餐時順便買的麵包(因為第一胎生完超餓,所以這次有記得要帶糧食)還睡了一下覺,非常悠閒。這應該就是人們所謂上天堂的過程吧!我媽看我打了無痛一派悠閒,好像感到比較放心,就說那她就留在觀音陪Eric睡覺,有賣口陪我就可以了。然後他們就出發去Costco,我們則繼續在醫院等待。

從兩指開到三指的過程還蠻漫長的,一直到十點多才開始有比較密集的陣痛,中間我們大概加了三次藥劑,所以也不怎麼痛,但到了三指多的時候,就開始非常有痛感,是會想要捏賣口手那種,一陣又一陣,看一下時間,大概是晚上十一點,到待產室已經五小時左右了。沒多久我感覺下腹部有被踹兩腳的感覺,然後就看到儀器上的寶寶心跳掉到100以下,儀器逼逼作響,護士跑進來內診,挖了兩三次,然後證實我是破水了,超多水流出來,把產褥墊都弄濕了。另外又有一個護士來幫我弄氧氣機,叫我不要呼吸太快,寶寶心跳會掉,忙了一番後,FiFi的心跳又恢復正常值。因為還是覺得很痛,所以護士來內診說開快四指時,又幫我加了一次麻藥,藥效發作後,痛感就消失了,只有一陣一陣便意的感覺。印象很深,是十一點到十一點半中間,痛感強烈時,我一直跟自己說快了,就剩最後一段路了,把小孩生出來就輕鬆了,加油加油.不斷在心裡幫自己打氣。十二點多時,聽到外面有一個產婦好像三指半,剛打完無痛沒多久就全開了,護士在外面教他用力,然後說她是急產,很快就被推進產房,這時有個護士金來又幫我內診一次,他說應該快了,要我有強烈便意時,再跟他們說,因為等等他們要進去幫忙接生,櫃檯人手不夠,我聽到心裡一驚,默默跟FiFi說等一下再出來,不然沒人來幫忙啊!那個產婦生完,護士又來內診一次,說幾乎全開了,可以看到頭髮,叫我試著用力,但那時無痛的藥效還在,所以不知道怎麼用力,試了幾次都沒什麼感覺,護士就說那我休息一下,她等一下再來,就這樣護士來了大概三次左右,我才比較知道怎麼用力,這時護士說應該可以了,等等進到產房就這樣用力喔,不要忘記了!

護士推了小床進來,我印象很深,生Eric時沒打無痛,在全開時翻到小床上超痛苦,而且我後來計算,從待產、產房到生完回到待產室,要翻四次啊!只是這次打了無痛,沒什麼感覺就翻上去。第二次被推著進產房還是很緊張,尤其各種感官都沒有被痛感淹沒。覺得產檯的燈好亮、能聽到護士準備器皿的聲音,還有剃毛、呼叫醫生、護士彼此交談的聲音。護士要我有便意時就像剛剛那樣用力。在產檯等了一會,試著用力幾次後,小杰就來了。他很愉悅地說進展很好啊!很快就生了。然後和護士一起叫我用力,我一邊用力,護士一邊推我肚子,醫生也在下面把寶寶輕拉出產道,用力兩、三次,就感覺FiFi跟著很多水一起滑出來,聽賣口說醫生接住她時還說了"喔~好沉"

FiFi在2016.1.13凌晨12:45出生。重3400g,身高53cm。

她出來時哭聲很響亮,感覺很健康。FiFi被護士抱去稍微清理和檢查,小杰繼續幫我壓肚子,幫助胎盤排出來,還有一些我也不知道什麼東西,總覺得哇拉拉的。這時一旁的蔡爸爸好像突然想起來一樣,問醫生說:陳醫師,我可以剪臍帶嗎?小杰說:當然可以。所以我就兩腳張開在產檯上,等蔡賣口消毒、戴手套,還有醫生教他怎麼用器具。這時我內心默默想著:好險我有打無痛,要是我沒打無痛,他在那邊蘑菇,我出去一定會痛罵他一頓。剪好臍帶後,小杰就開始幫我縫合傷口,我記得上一胎很不舒服,但縫合得很快。這次一樣不太舒服,而且縫好久,久到FiFi放在我身上,照了好多照片,還錄了一些影片,只是又忘記照到我們家三人的合照了。我問醫生說,傷口是不是很大,這次縫比較久,他說不會啊!傷口很小,離肛門口還很遠,只是這次沒有剪,是小孩滑出產道時自然裂開的。

縫合完成,我又被從產檯翻到小床,被推到待產室。這時覺得頭很暈,很想吐,可能因為生產流了很多血,我叫賣口去泡美祿給我喝(上一胎是我媽陪產時,幫我準備的)但他居然泡全燙,還說小時候不是要熱熱喝才好喝,我忍不住翻白眼說,我喝美祿又不是為了好喝,是為了快點恢復力氣,他泡全燙,我要怎麼咕嚕喝完。他開玩笑回說:好啦!下一次我知道了。我回說:沒有下一次了啦!

賣口說打無痛真的值得,我這次生產後氣色好很多,上次臉白的跟紙一樣。排尿後,又在待產室躺一會,這時我們聽到非常淒厲的叫聲,一陣一陣傳來,我問賣口:是不是產房傳來了啊?賣口說叫成這樣也太誇張了吧!像演電影一樣。不久護士就推輪椅來,說我們可以去病房了,請賣口把東西拿好,她幫我推輪椅,推到外面,我們很清楚聽到產房傳來的慘叫聲,就是像鬼片裡女鬼的那種叫聲,非常可怕,我內心暗自慶幸好險自己生完了,不然在待產室聽到這種聲音,應該會被嚇死。

我們這次住612房,又開始住院以及跟新生兒磨合的三天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ityfather 的頭像
cityfather

凱特的生活記事本

cityfa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